血雨探花怎么你了吗

入坑魔道 全职 盗笔 天官 渣反 凹凸【完全数不过来】

[伞修伞]一碗粮要什么名字

·伞修伞无差
·一定要看到最后!


昏暗的训练室里,电脑屏幕上的光映在叶修脸上,一贯懒散的脸上少有的带着几分沉重。

过了半晌好似才回过神来,紧握着鼠标的手指有些僵硬地点开桌面上一个文件夹,里面存满了一个少年的样子。

笑着的,发呆的,生气的,着急的,冷漠的。

一如叶修记忆里的那样明媚,只是不如记忆里鲜活。

叶修伸出手,指尖颤着小心翼翼地碰了下屏幕上少年的笑脸,嘴角出现淡淡的笑意。喃喃道“沐秋,我好像有点想你了,怎么办?”

细碎的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间落下,落在一脸落寞的叶修和刚刚推门而入的苏沐秋身上。

偷拍的照片全被发现的叶修:“……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

感觉世界观受到冲击的苏沐秋:“晚了。”

苏沐秋随手把手里提着的双肩包往椅子上一甩,抬手对着叶修脑门就是一巴掌。结结实实挨下了的叶修捂着自个脑袋哎呦地叫唤,声情并茂地控诉某苏姓同志虐待男朋友。

并不为所动的苏沐秋随手拉来一张椅子坐下,拿出手机折腾,百忙之中抽出空瞥了他一眼给出了极其中肯的评价。

“戏精。”

“哎苏沐秋你这就不对了,我说想你了你还打我?”

“你还真好意思说啊,我不就去外地了几天,你在俱乐部搞的那么瘆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苏哥怎么了。”

“怎么会呢,你不好好在这吗,咱苏哥这么大一活人谁看不见是吧?”

苏沐秋淡淡瞥了他一眼没出声,偏过头藏起一瞬的不自然。

其实,只有你能看得见我啊,叶修。

[忘羡]论明明有椅子却装看不到偏偏不坐是什么心理

——梗源网络
——完了完了我对不起你们,太ooc了
——慎入

魏无羡的日子近来越发清闲,在云深不知处住了好些日子仍是吃不惯蓝家清淡饭菜。打着夜猎的名号光明正大的拐了含光君赖在了莲花坞。

和满脸写着“妈的死gay”的江澄亲切交流之后的魏无羡再次百般聊赖的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直到魏无羡觉得他即将参透天花板的奥妙时,蓝忘机推开房门。魏无羡立刻一个打挺起身眯着眼瞧了半响才终于确定这位含光君手里拿着的是一壶酒。当即觉得不可思议,笑嘻嘻地搭着两条长腿靠在床头道:“二哥哥该不会是要和我比酒量吧?”

魏无羡认定了蓝忘机一定会否认才大大咧咧的问出口,谁知蓝忘机只是将酒壶放在桌上,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着魏无羡点了点头“嗯。”这下魏无羡要是再没反应出哪不对那就是傻了。蓝忘机酒量如何他再清楚不过,眼下这般,必定有事。

他三两下走到蓝忘机面前抛了个媚眼道:“别吧,蓝二哥哥。你要想做那档子事就直说呗,我又不是不愿意。春宵苦短,又何必费这事。”蓝忘机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他本意并不在此,但魏无羡主动挑起,他倒也不想拒绝。蓝忘机淡淡开口:“坐。”魏无羡笑的轻佻,装作没看到腿边凳子的样子挑了挑眉凑近了在蓝忘机耳边呵了口气:“含光君这是要我坐于何处?”说着意有所指地抬膝蹭了蹭人腿间,蓝忘机从善如流,抬手扣住他腰,细长手指滑入薄衫低语:“炙热之处。”

有人问我为什么吃的cp那么多只写全职。

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写啊???

你曾经很天真

#内含cp向

你曾经很天真

黄少天:所以我以为夜雨声烦可以一直守护索克萨尔

喻文州:所以我以为冰雨的剑锋永远不会指向索克萨尔

张佳乐:所以我以为繁花血景可以让更多人看到

孙哲平:所以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在他身边保护他

张新杰:所以我以为我可以一直站在队长身边

韩文清:所以我以为我还可以再战十年荣耀

叶修:所以我以为我可以和他一起拿下冠军

苏沐秋:所以我以为我和他会一直是无敌的组合

魏琛:所以我以为我还是那个神一般的少年

苏沐橙:所以我以为我可以一直做哥哥身后的小女孩

方锐:所以我以为犯罪组合可以再次撑起呼啸

全职厨:所以我以为一本书里可以有两个主角

【周叶】万里河山①

#将军周×皇上叶
#有借用空间最近很火的那个梗
#甜虐自行体会
#咸鱼要准备复健啦!
#大概还有个②

叶修登基第三年,蛮夷来犯,周老将军独子请命出征平定叛乱,历时半年。

凯旋归来的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回到府邸换下铠甲宫中便差人来请。平定战乱半年未曾回京的周泽楷倒是并不意外,卸了佩剑便策马入了宫。

召见地点并不是内殿而是皇上书房。周泽楷推门步入房中,在案前行礼。叶修大大咧咧地靠在椅背上,冲着周泽楷挥手:“小周啊,可总算回来了。来来来,咱们去外面走走,老坐在这腰都酸了。”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随着叶修走出门,御花园的花开得正好,身旁并无随从。沉默的将军突然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叶修的腰。

叶修暗自笑他终于憋不住了,可两人这么久没见,哪有不想的道理?

叶修闭上眼覆上身前的手,交叠在一起。纤长的手指在他手背上轻轻划着,逗得人心痒痒。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低唤,脖颈上洒落温热吐息:“叶修。”叶修好心情地用鼻音哼哼表示回应。

周泽楷从身后放开他,跟着叶修一前一后地闲逛。目光从不舍得分给身边百花一眼,自始至终牢牢黏在叶修身上。

就算是见惯了的龙袍穿着也这么好看。周泽楷如是想着。

一路上倒是罕见的没什么交谈。虽然也不过是叶修说,周泽楷应和罢了。但今天的叶修似乎格外沉默。周泽楷情绪有些复杂,他毕竟是皇帝,是厌烦了吗?

周泽楷有些失落的垂着头,丝毫没有察觉何时走上的城楼。叶修突然站定,负手转过身面朝着周泽楷唤了一声。

周泽楷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只见叶修唇边有着藏不住的笑意,倏然一挥衣袖,引得一阵风响。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眼角带着几分狡黠,侧身扬手指向脚下万家楼台和远处河山。微扬起下巴带着调笑语气开口:“爱卿,看,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周泽楷一下子明白了之前的沉默意欲何为,并且觉得自己之前像个傻子。当然,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周泽楷眨了眨眼,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战袍继而又看着叶修。

第一次出现了想说话但是不敢说的情况。周泽楷抿了下唇神色纠结,急促的眨眨眼后还是斟酌着开口:“陛下,那是臣打的。”

说完便移开视线看向别处,叶修的动作僵住,预想中的情况并没出现,反而意料外的被这个少语的将军堵的一时无言。但是叶修是什么人,他会因为这种事情尴尬吗?

会!

于是他迅速收回手干咳一声负手装模作样的踱步走了。怎么就忘了这家伙是个木头脑子的武将呢。

周泽楷立即追上去拉着叶修的手,叶修回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小周?”

周泽楷的手常年持剑,虎口处有薄薄的茧,握着叶修的手有种别样的感觉。

周泽楷望着他的眸子一字一顿的:“为你打的,是你的。”叶修一时被这个好看的将军晃的愣了下,默默感叹长得好看怎么还这么会撩。随即笑着用另一只手屈指不轻不重地弹了下周泽楷的额头。

周泽楷伸手捂着被弹的地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样子有些小委屈。叶修愉快地晃了晃牵在一起的手,看着他的小动作:“傻。”

傻吗?周泽楷松开手看着他疑似心情很好地离开。算了,傻就傻吧,他开心比较重要。

【all叶】什么是荣耀?

一直被说有敏感词我也很绝望啊

【修伞/慎入】礼

这是糖!是糖!是糖!!

ooc请注意

将军叶×太子苏

完了完了手机快没电了,赶紧发。

叶修倚在树下嘴里叼着根草不安分地上下挥动,视线随着落花飘忽,最后定在树荫石案上的少年身上。

苏沐秋端坐着执笔批阅文书,半响认输般叹了口气,放下笔偏头“叶修,你很闲吗?”叶修丢了草几步上前,附身遮住了案前阳光“我只是在想,太子生辰将至,该备份什么礼才能不被人比下去。”

苏沐秋闻言瞥了他一眼,起身说道“你同那些人比较个什么,不过是个形式罢了。”

是了,这个人从不喜欢那些奇珍异宝。生在帝王家,一路平坦入主东宫,身为一国太子却偏爱游山玩水。

只可惜近年边境战火不断,想要出这座宫城都难。叶修心里很清楚,与其绞尽脑汁搜刮宝贝,还不如带他去城外郊野转一圈。

叶修垂眸望着石案许久,久到苏沐秋还以为他是生了什么气,刚想出声叶修便抬起头对上他双眼,认认真真的说道“苏沐秋,我答应你,在你登基那年一定会送你一个最好的礼物。”

语气之郑重和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的样子让苏沐秋一下愣住了,干咳了一声别过脑袋“什么啊,谁要你答应了。直呼太子名讳是要砍头的知道吗。”

叶修勾唇恢复了平时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边转身离开一边挥手“走了走了,太子殿下继续努力吧,再不继续可能要一直批到晚上哦。”

苏沐秋咬牙瞪着他背影,愤愤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果然刚才觉得他有点小帅是错觉!

几天后,边疆战事愈演愈烈,敌国大军压境。叶将军主动请命率亲军出战,国君允。

本来一边倒的局势随着叶将军和麾下军队“一叶之秋”的到来发生了颠覆。少年主帅,势不可挡,战事频频告捷。正当王都大摆宴席准备为年轻的将军接风洗尘时,战场传来消息,“一叶之秋”遭敌军暗算,虽胜,但几近全军覆没,叶将军不幸战死沙场。接风宴成了丧酒。

据闻,当时朝上身着蟒袍的太子殿下面色煞白,只言身体不适匆匆告退。

苏沐秋站在城楼上,远远的眺望着挂着叶氏军旗的部队归城,只是再也找不到出征时那手持战矛的将军。年轻的太子在城门迎接将士凯旋,飘扬的军旗在他眼里有些扎眼。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嘴里还呢喃着一句,骗子。

苏沐秋到最后连叶修的尸首都找不到,只能草草的立了个衣冠冢。

苏沐秋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过,像是被刀子生生剐去了似的,一闭上眼全是那人没个正形笑着打趣的模样。苏沐秋自嘲地倚在那棵树下,闭上眼喃喃“说好的大礼呢?叶将军。”

叶修战死第二年,一个偏远小国突然出了厉害角色,举兵造反一举拿下好几座城池。年纪轻轻便有了不得的才能,手上一把像伞的武器,变化莫测。只可惜像是自由散漫惯了,任谁招揽都不去。连麾下军队也是些不知道从哪来的人,都像是些莽夫,却又觉得像是久经沙场的士兵。取了个奇奇怪怪的名字,叫“君莫笑”。

苏沐秋几乎是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刻,心里就有个强烈的念头叫嚣着,去找他!

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的小秘密,这位太子是个武器方面的天才,而那把传闻中变幻莫测的伞,他在一瞬间就能断定一定是他的得意之作。也是在叶修十八岁那年送给他的礼物。

但是他不能。国君年老体衰,身为太子身负监国重任,决不能让大权旁落。

苏沐秋使劲晃晃脑袋,极力想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驱赶出去。仅凭一把武器就断定他没死,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武断了?

眼看年关将至,还没燃到自己身上的战火,就让别人去应付吧。

叶修战死第五年,老国君身体衰竭,宣布退位。太子不日登基。而君莫笑早也不是一路来路不明的人马了,在这十年里发展极其迅速,一举踏平其余四国,成了一方霸主。眼下,若是那将领真有独占天下之意,仅凭一国之力也难以阻挡。

登基前夕,恰好是苏沐秋的生日。禁军来报城中一人自称是君莫笑将领,看长相与叶将军颇为相似,站在宫门前不肯离去一定要见殿下。苏沐秋暗自摇头怕是这生日没法过了。

却被传信的下一句话打消了念头。“殿下,敌军将领说,他是来为殿下祝寿的。”苏沐秋唇边笑意明了,随手将拿起的战袍丢给一旁的太监,一袭蟒袍加身神情自若。在殿上案后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对着那人一挥手“来者即是客,把他请上来。”

“是”那人领命出殿,领了人进门便退了出去。苏沐秋挥手退去殿上侍者,似笑非笑地呷了口茶才缓缓瞥了眼殿上那人。“还舍得回来?”叶修眉眼含笑,三步并做两作走到他身边,答非所问“你可还记得我要送你的大礼?”苏沐秋没有对他的逾越不满,反正早就习惯了。点点头表示记得。

叶修得意的故意压低声音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大礼……”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意料之中看到苏沐秋不解的样子,接了下一句,“是聘礼。”随即附上他耳畔低声喃语“臣从小就喜欢殿下,却一直找不到能与殿下相配的礼物。后来一想,殿下醉心山水,那臣就只好以着江山为聘,迎娶殿下。”

苏沐秋红着脸强装镇定“叶将军的聘礼如此丰厚,还真没理由拒绝。”叶修一手揽住苏沐秋的腰往怀里带,一手抚着他脸覆上唇瓣轻轻吮吸。想念了五年的人今天终于真真切切地抱在了怀里。

—————————————————————

真的太久没写过东西了,这都是个啥啊……

候十年忘川【注意避雷】

#ooc避雷预警
#本文主伞修伞无差,私心修伞tag
#潘子没有明确cp向


青石古桥横于忘川之上,置于青烟萦绕之间。有心者凝视河面即可察见那碧水之下的狰狞白骨。桥头石碑上字迹斑驳,只能隐隐辨认出奈何二字。

自黄泉处而来的鬼魂络绎不绝,桥上玄衣孟婆也一刻不得清闲。算算日子,过几日又是一年七月半,虽说是地府鬼门大开的日子,但能回到人间呆上片刻的鬼魂却是少之又少。

孟婆浑浊的双眼呆滞地望向桥头,不出所料依然坐着那个白衬衫的少年和穿着背心身材健硕的中年人。这两人来了这有些年头了,只是说什么都不肯过这奈何桥,更不肯喝下孟婆汤。只是日复一日地坐在那,望着黄泉路上盛开的曼珠沙华,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本不该有这样的例外存在。孟婆看着眼前魂魄喝下汤水过了桥,放下前尘抹去记忆。只是尘缘未了,身上的执念太重。

苏沐秋靠在桥头,懒懒地开口:“潘子,听说今年能去人间看看。”语气间不自觉带上了份怀念,那人并没有想象中来的欣喜,只是看了他一眼,“你去吧,我在这阴曹地府呆惯了,上去了也不知道该去哪。”

苏沐秋闻言唇边笑意僵了片刻,须臾后走近笑着拍了拍潘子肩膀:“别啊,我就不去了,他们估计混得都挺好,没什么可挂念的。倒是你常念叨你那什么小三爷,难得的机会,看看去吧。”潘子偏头道声谢了,记了去帮他看看那些个挂在嘴边的人。

七月半,鬼门开。执念深重的鬼魂结着队走过黄泉路,走出鬼门关。潘子打量着四周,熟悉的景致这些年间在渐渐变得陌生。凭着为数不多的记忆找回了吴邪住处,只是像是早已没人住了的样子。兜兜转转到了南山公墓,一抬头却是见找了几个熟悉的身影。潘子一步步走到中间那人身后,听着他口中碎碎念着什么。

左不过是“潘子,今天鬼门开可得记着回来看看。我把事都处理好了,现在跟着小哥和胖子一块在雨村住着。”之类的,潘子呆呆地站在他身后听着。良久声音沙哑地说了句“小三爷,潘子回来看你了。”前面的吴邪倒像是听见了似的,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地方笑笑。

胖子一巴掌拍在吴邪肩头,大大咧咧的问“嘿,天真,笑啥呢?”吴邪半跪着开了带来的酒封哗啦啦往地上倒了小半缸:“没什么,就好像听到了潘子的声音。”

潘子后退两步,刚强的汉子攥紧了双拳望着吴邪鼻头似有些酸涩,说了句“小三爷,保重。”便转身离开。

在墓地逛了圈,无意中看到了苏沐秋的墓,很干净,碑前放着一束花。潘子一向不认得什么花花草草,只觉得这花和那人一样,看着干净。正准备离开,忽的瞥见了临近的边上墓碑,本只是无心一眼,待看清了姓名后却是像被人那冷水浇了个透。那石碑上清清楚楚地刻着叶修的名字,这个名字,潘子可绝对说不上陌生。自打他在下面遇上苏沐秋,几乎是天天都在听他念叨,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苏沐秋一直希望他见到叶修时他会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至少证明他过的不错。可现在…… 潘子蹲下看清了碑上的字。

享年三十

这个算是英年早逝吧。潘子心想着,四处瞧了遍,毕竟是干这行的,一下就看出这是刚葬不久的新坟。最多也不过一个星期。他俩一直在奈何桥头看着,也没见到这人,大概是恰好临近七月半,没被立刻带回去吧。

潘子看了会就离开了,按着苏沐秋的描述在街上晃,路过兴欣网吧时刚好看见一个和苏沐秋有七分像的女孩。估摸着是他妹妹,大概是过的还算不错。这下至少能向苏沐秋有个交代。

这么想着,潘子便进了鬼门回了地府。一路晃悠到奈何桥头,向苏沐秋打了个招呼。熟稔地搭上他肩膀,苏沐秋打趣他“怎么那么快回来了,不在那多留会儿?对了,他们过的怎么样?”

潘子有一瞬间的尴尬,但随即立刻笑着拍拍他肩“留什么啊,再看也回不去。放心吧,你妹妹过的挺好的。”苏沐秋点点头,不在意他的异样。复而又问“那叶修呢?就我和你说的那个一脸嘲讽的家伙。”潘子抿了抿唇,偏头看着矮了他半个头的苏沐秋:“他啊……我在你边上看见他的墓了。”潘子偏头压低偷瞄苏沐秋的神情,生怕他一个激动干出些什么。苏沐秋倒是意料外的镇定,半响忽而扬起了笑,拍下潘子的手转身。

潘子愣愣地看着他一步步走上石阶,向着他背影喊着:“哎,苏沐秋,你去哪?”苏沐秋停下脚步,站在奈何桥上侧身转过脑袋笑着回话,目光却是越过了他。“我等的人来了,自然是要随他走了。是吧?”

潘子还没反应过来便听着身后传来一阵带着笑的声音“是,我来找你了,沐秋大大。”潘子回头,只见那有着与碑上那张小小黑白照上如出一辙面貌的人正站在桥边。只是相比照片上公式化的笑容更温暖,眼神温柔绻缱,仿佛只有一人身影得以入眼。

此生得以共赴奈何黄泉,来世换我寻你踏遍世间。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现的200点梗

占tag致歉


鬼知道为什么突然两百粉了……

我这种好久好久更一个没头没尾小段子的人你们关注我图什么啊……

最近经常刷到大佬点梗,好多都是凑到了整数比如二三十就开始点,弄得我好羞愧……

好吧,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点。可以接受并且算是会写的CP如下:凹凸世界(嘉瑞、雷安)全职高手(修伞、周叶、all叶、双一、枪冰)阴阳师(狗崽、双龙)

emmmm大概没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