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粘锅老咸鱼

【修伞/慎入】礼

这是糖!是糖!是糖!!

ooc请注意

将军叶×太子苏

完了完了手机快没电了,赶紧发。

叶修倚在树下嘴里叼着根草不安分地上下挥动,视线随着落花飘忽,最后定在树荫石案上的少年身上。

苏沐秋端坐着执笔批阅文书,半响认输般叹了口气,放下笔偏头“叶修,你很闲吗?”叶修丢了草几步上前,附身遮住了案前阳光“我只是在想,太子生辰将至,该备份什么礼才能不被人比下去。”

苏沐秋闻言瞥了他一眼,起身说道“你同那些人比较个什么,不过是个形式罢了。”

是了,这个人从不喜欢那些奇珍异宝。生在帝王家,一路平坦入主东宫,身为一国太子却偏爱游山玩水。

只可惜近年边境战火不断,想要出这座宫城都难。叶修心里很清楚,与其绞尽脑汁搜刮宝贝,还不如带他去城外郊野转一圈。

叶修垂眸望着石案许久,久到苏沐秋还以为他是生了什么气,刚想出声叶修便抬起头对上他双眼,认认真真的说道“苏沐秋,我答应你,在你登基那年一定会送你一个最好的礼物。”

语气之郑重和眸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的样子让苏沐秋一下愣住了,干咳了一声别过脑袋“什么啊,谁要你答应了。直呼太子名讳是要砍头的知道吗。”

叶修勾唇恢复了平时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边转身离开一边挥手“走了走了,太子殿下继续努力吧,再不继续可能要一直批到晚上哦。”

苏沐秋咬牙瞪着他背影,愤愤地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果然刚才觉得他有点小帅是错觉!

几天后,边疆战事愈演愈烈,敌国大军压境。叶将军主动请命率亲军出战,国君允。

本来一边倒的局势随着叶将军和麾下军队“一叶之秋”的到来发生了颠覆。少年主帅,势不可挡,战事频频告捷。正当王都大摆宴席准备为年轻的将军接风洗尘时,战场传来消息,“一叶之秋”遭敌军暗算,虽胜,但几近全军覆没,叶将军不幸战死沙场。接风宴成了丧酒。

据闻,当时朝上身着蟒袍的太子殿下面色煞白,只言身体不适匆匆告退。

苏沐秋站在城楼上,远远的眺望着挂着叶氏军旗的部队归城,只是再也找不到出征时那手持战矛的将军。年轻的太子在城门迎接将士凯旋,飘扬的军旗在他眼里有些扎眼。没有一丝表情的脸上,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嘴里还呢喃着一句,骗子。

苏沐秋到最后连叶修的尸首都找不到,只能草草的立了个衣冠冢。

苏沐秋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这么难过,像是被刀子生生剐去了似的,一闭上眼全是那人没个正形笑着打趣的模样。苏沐秋自嘲地倚在那棵树下,闭上眼喃喃“说好的大礼呢?叶将军。”

叶修战死第二年,一个偏远小国突然出了厉害角色,举兵造反一举拿下好几座城池。年纪轻轻便有了不得的才能,手上一把像伞的武器,变化莫测。只可惜像是自由散漫惯了,任谁招揽都不去。连麾下军队也是些不知道从哪来的人,都像是些莽夫,却又觉得像是久经沙场的士兵。取了个奇奇怪怪的名字,叫“君莫笑”。

苏沐秋几乎是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刻,心里就有个强烈的念头叫嚣着,去找他!

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的小秘密,这位太子是个武器方面的天才,而那把传闻中变幻莫测的伞,他在一瞬间就能断定一定是他的得意之作。也是在叶修十八岁那年送给他的礼物。

但是他不能。国君年老体衰,身为太子身负监国重任,决不能让大权旁落。

苏沐秋使劲晃晃脑袋,极力想把这个念头从脑子里驱赶出去。仅凭一把武器就断定他没死,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武断了?

眼看年关将至,还没燃到自己身上的战火,就让别人去应付吧。

叶修战死第五年,老国君身体衰竭,宣布退位。太子不日登基。而君莫笑早也不是一路来路不明的人马了,在这十年里发展极其迅速,一举踏平其余四国,成了一方霸主。眼下,若是那将领真有独占天下之意,仅凭一国之力也难以阻挡。

登基前夕,恰好是苏沐秋的生日。禁军来报城中一人自称是君莫笑将领,看长相与叶将军颇为相似,站在宫门前不肯离去一定要见殿下。苏沐秋暗自摇头怕是这生日没法过了。

却被传信的下一句话打消了念头。“殿下,敌军将领说,他是来为殿下祝寿的。”苏沐秋唇边笑意明了,随手将拿起的战袍丢给一旁的太监,一袭蟒袍加身神情自若。在殿上案后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着,对着那人一挥手“来者即是客,把他请上来。”

“是”那人领命出殿,领了人进门便退了出去。苏沐秋挥手退去殿上侍者,似笑非笑地呷了口茶才缓缓瞥了眼殿上那人。“还舍得回来?”叶修眉眼含笑,三步并做两作走到他身边,答非所问“你可还记得我要送你的大礼?”苏沐秋没有对他的逾越不满,反正早就习惯了。点点头表示记得。

叶修得意的故意压低声音说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大礼……”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意料之中看到苏沐秋不解的样子,接了下一句,“是聘礼。”随即附上他耳畔低声喃语“臣从小就喜欢殿下,却一直找不到能与殿下相配的礼物。后来一想,殿下醉心山水,那臣就只好以着江山为聘,迎娶殿下。”

苏沐秋红着脸强装镇定“叶将军的聘礼如此丰厚,还真没理由拒绝。”叶修一手揽住苏沐秋的腰往怀里带,一手抚着他脸覆上唇瓣轻轻吮吸。想念了五年的人今天终于真真切切地抱在了怀里。

—————————————————————

真的太久没写过东西了,这都是个啥啊……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