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粘锅老咸鱼

【周叶】万里河山①

#将军周×皇上叶
#有借用空间最近很火的那个梗
#甜虐自行体会
#咸鱼要准备复健啦!
#大概还有个②

叶修登基第三年,蛮夷来犯,周老将军独子请命出征平定叛乱,历时半年。

凯旋归来的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回到府邸换下铠甲宫中便差人来请。平定战乱半年未曾回京的周泽楷倒是并不意外,卸了佩剑便策马入了宫。

召见地点并不是内殿而是皇上书房。周泽楷推门步入房中,在案前行礼。叶修大大咧咧地靠在椅背上,冲着周泽楷挥手:“小周啊,可总算回来了。来来来,咱们去外面走走,老坐在这腰都酸了。”

周泽楷一言不发地随着叶修走出门,御花园的花开得正好,身旁并无随从。沉默的将军突然上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叶修的腰。

叶修暗自笑他终于憋不住了,可两人这么久没见,哪有不想的道理?

叶修闭上眼覆上身前的手,交叠在一起。纤长的手指在他手背上轻轻划着,逗得人心痒痒。听见身后传来一声低唤,脖颈上洒落温热吐息:“叶修。”叶修好心情地用鼻音哼哼表示回应。

周泽楷从身后放开他,跟着叶修一前一后地闲逛。目光从不舍得分给身边百花一眼,自始至终牢牢黏在叶修身上。

就算是见惯了的龙袍穿着也这么好看。周泽楷如是想着。

一路上倒是罕见的没什么交谈。虽然也不过是叶修说,周泽楷应和罢了。但今天的叶修似乎格外沉默。周泽楷情绪有些复杂,他毕竟是皇帝,是厌烦了吗?

周泽楷有些失落的垂着头,丝毫没有察觉何时走上的城楼。叶修突然站定,负手转过身面朝着周泽楷唤了一声。

周泽楷抬头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只见叶修唇边有着藏不住的笑意,倏然一挥衣袖,引得一阵风响。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眼角带着几分狡黠,侧身扬手指向脚下万家楼台和远处河山。微扬起下巴带着调笑语气开口:“爱卿,看,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周泽楷一下子明白了之前的沉默意欲何为,并且觉得自己之前像个傻子。当然,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周泽楷眨了眨眼,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没来得及换下的战袍继而又看着叶修。

第一次出现了想说话但是不敢说的情况。周泽楷抿了下唇神色纠结,急促的眨眨眼后还是斟酌着开口:“陛下,那是臣打的。”

说完便移开视线看向别处,叶修的动作僵住,预想中的情况并没出现,反而意料外的被这个少语的将军堵的一时无言。但是叶修是什么人,他会因为这种事情尴尬吗?

会!

于是他迅速收回手干咳一声负手装模作样的踱步走了。怎么就忘了这家伙是个木头脑子的武将呢。

周泽楷立即追上去拉着叶修的手,叶修回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小周?”

周泽楷的手常年持剑,虎口处有薄薄的茧,握着叶修的手有种别样的感觉。

周泽楷望着他的眸子一字一顿的:“为你打的,是你的。”叶修一时被这个好看的将军晃的愣了下,默默感叹长得好看怎么还这么会撩。随即笑着用另一只手屈指不轻不重地弹了下周泽楷的额头。

周泽楷伸手捂着被弹的地方,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样子有些小委屈。叶修愉快地晃了晃牵在一起的手,看着他的小动作:“傻。”

傻吗?周泽楷松开手看着他疑似心情很好地离开。算了,傻就傻吧,他开心比较重要。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