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粘锅老咸鱼

[忘羡]论明明有椅子却装看不到偏偏不坐是什么心理

——梗源网络
——完了完了我对不起你们,太ooc了
——慎入

魏无羡的日子近来越发清闲,在云深不知处住了好些日子仍是吃不惯蓝家清淡饭菜。打着夜猎的名号光明正大的拐了含光君赖在了莲花坞。

和满脸写着“妈的死gay”的江澄亲切交流之后的魏无羡再次百般聊赖的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出神。直到魏无羡觉得他即将参透天花板的奥妙时,蓝忘机推开房门。魏无羡立刻一个打挺起身眯着眼瞧了半响才终于确定这位含光君手里拿着的是一壶酒。当即觉得不可思议,笑嘻嘻地搭着两条长腿靠在床头道:“二哥哥该不会是要和我比酒量吧?”

魏无羡认定了蓝忘机一定会否认才大大咧咧的问出口,谁知蓝忘机只是将酒壶放在桌上,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着魏无羡点了点头“嗯。”这下魏无羡要是再没反应出哪不对那就是傻了。蓝忘机酒量如何他再清楚不过,眼下这般,必定有事。

他三两下走到蓝忘机面前抛了个媚眼道:“别吧,蓝二哥哥。你要想做那档子事就直说呗,我又不是不愿意。春宵苦短,又何必费这事。”蓝忘机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他本意并不在此,但魏无羡主动挑起,他倒也不想拒绝。蓝忘机淡淡开口:“坐。”魏无羡笑的轻佻,装作没看到腿边凳子的样子挑了挑眉凑近了在蓝忘机耳边呵了口气:“含光君这是要我坐于何处?”说着意有所指地抬膝蹭了蹭人腿间,蓝忘机从善如流,抬手扣住他腰,细长手指滑入薄衫低语:“炙热之处。”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