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粘锅老咸鱼

[伞修伞]一碗粮要什么名字

·伞修伞无差
·一定要看到最后!


昏暗的训练室里,电脑屏幕上的光映在叶修脸上,一贯懒散的脸上少有的带着几分沉重。

过了半晌好似才回过神来,紧握着鼠标的手指有些僵硬地点开桌面上一个文件夹,里面存满了一个少年的样子。

笑着的,发呆的,生气的,着急的,冷漠的。

一如叶修记忆里的那样明媚,只是不如记忆里鲜活。

叶修伸出手,指尖颤着小心翼翼地碰了下屏幕上少年的笑脸,嘴角出现淡淡的笑意。喃喃道“沐秋,我好像有点想你了,怎么办?”

细碎的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间落下,落在一脸落寞的叶修和刚刚推门而入的苏沐秋身上。

偷拍的照片全被发现的叶修:“……我觉得我还可以挣扎一下。”

感觉世界观受到冲击的苏沐秋:“晚了。”

苏沐秋随手把手里提着的双肩包往椅子上一甩,抬手对着叶修脑门就是一巴掌。结结实实挨下了的叶修捂着自个脑袋哎呦地叫唤,声情并茂地控诉某苏姓同志虐待男朋友。

并不为所动的苏沐秋随手拉来一张椅子坐下,拿出手机折腾,百忙之中抽出空瞥了他一眼给出了极其中肯的评价。

“戏精。”

“哎苏沐秋你这就不对了,我说想你了你还打我?”

“你还真好意思说啊,我不就去外地了几天,你在俱乐部搞的那么瘆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苏哥怎么了。”

“怎么会呢,你不好好在这吗,咱苏哥这么大一活人谁看不见是吧?”

苏沐秋淡淡瞥了他一眼没出声,偏过头藏起一瞬的不自然。

其实,只有你能看得见我啊,叶修。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