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粘锅老咸鱼

阿秋【一发完】【双叶,伞修】

#微双叶 微伞修
#两个CP一起虐
#私设如山
#人物属于虫爹,ooc和不过属于我
#非常短小
#现在走还来得及,别说我没劝过你








  叶秋喜欢叶修。找不到理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也许是从叶修拿了他的行李离家出走时心中空落落的时候开始。





  也许是叶修离开之后,每天都想着他过的怎么样,有没有钱花,有没有好好吃饭的时候开始。





  也许是偶然回家刚好碰上回来偷摸身份证的叶修,本可以留下他,却一心软答应他的时候开始。





  也许是偶然听说他常玩的游戏成立了联盟,有个大神叫叶秋时,心里突然有了着落开始。





  具体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在哪里喜欢上叶修,叶秋记不得,也不愿花时间回忆。





  叶氏集团不少人知道总裁电脑桌面是叶总裁的一张照片。员工们也没少私底下议论过,没想到叶总裁这样年轻有为的人也会拿自己照片当桌面。





  可没人知道,叶总裁电脑上那个笑得明媚的少年不是他,而是他所拥有的最喜欢的哥哥为数不多的照片。






  叶秋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叶修,喜欢小时候总是笑着揉他头的哥哥,喜欢那个明明长得一样,性格却大相庭径的少年。





  叶秋为了让叶修回一趟家,每一个节日,各种大大小小的日子,都坚持不懈地短信问候。刚开始还成功了好几次,独自和哥哥一起可以相处一天。






  可是后来,叶秋发现,无论怎么说,清明节叶修绝对不会跟自己回家。






  每次都说有很重要的事,晴明节难道游戏还有活动?叶秋不信,于是,清明节再一次被拒绝后,叶总裁毅然戴上鸭舌帽换上便服,大清早蹲在兴欣门口准备跟踪叶修。






  七点半,叶修和苏沐橙准时出门。让叶秋惊讶的是,叶修换上了一身比起平时某宝爆款T恤不知道正式多少的衣服。这让叶秋更加好奇,是谁这么大面子?






  叶秋一路跟踪来到南山公墓。“这是给谁扫墓?”叶秋一边嘀咕着,一边躲在一旁看着叶修买了束花进了墓园。







  “这花……好像是天堂鸟?这混蛋哥哥买花什么时候这么有讲究了?”






  叶秋跟着进了墓园,在叶修身后两三米处停下,装作扫墓的样子,实则竖起耳朵听他们的谈话。






  “好久不见,沐秋,哥又拿了个冠军,厉害吧?现在才第二个,我一定会拿下三个冠军,带着你和沐橙的份一起努力,一人一个!”叶秋看到叶修笑着伸出手轻轻描摹墓碑上的字。






  好像是……苏沐秋?






  叶秋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的视线,努力分辨出了墓碑上的字。






  “混账哥哥每年都不回家就是给这家伙扫墓?真是的,自己家的墓都不管跑来给别人扫墓。”叶秋心里抱怨着。






  却不想一抬头却看到自己混账哥哥的脸上好像有眼泪?“他……哭了?”叶秋此时心里有心疼还有复杂。







  “阿秋……我好想你……”一句轻飘飘的话传入叶秋耳朵里。叶秋却像被雷劈了一样,浑身一震。






   阿秋……







  叶秋突然想起,不知道从叶修离家出走的第几年开始,无论是短信还是QQ,都再也看不到他喊自己阿秋。







  偶然有一次打电话,叶秋在电话那头无意中听到叶修像是朝远处喊了声阿秋,叶秋第一次知道这个从小听到大的称呼,可以这么好听。







  叶秋也曾半开玩笑地问过他是不是有别人了,叶修说,是啊,一个很好的人。






  叶秋即使心里酸了一下,也只当是玩笑话,压根没往心里去。








  谁知道,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在他没有在叶修身边的时候,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取代了叶修心里曾经只属于他的阿秋的位置。






  叶秋不想再看一眼,转身踉跄着跑远,墓碑上那个清秀少年温和的笑在他眼里却成了最毒辣的讽刺,最尖锐的匕首,一刀刀直戳他的内心深处。






  叶秋不知道跑了多久,绕进一个小巷子。精疲力尽地背靠着墙壁滑下来缩成一团,浑身都在止不住地轻轻颤抖。






  在此刻,叶秋彻底明白了,哥哥口中的阿秋,从来都不是我。







—————————————————————


我知道如果两个CP一起写,一个甜一个虐你们肯定有意见,所以就两个一起虐,怎么样?平衡了吧(๑ºั╰╯ºั๑)

评论(19)

热度(56)